信仰的力量 – 《血战钢锯岭》观后

信仰的力量

 – 《血战钢锯岭》观后

郑艺牧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从梅尔·吉布森导演2004年拍了《耶稣受难记》(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)之后,十余年不见他的作品。2016年他的新作《血战钢锯岭》(Hacksaw Ridge)出品,这影片让人震撼的不只是炼狱残酷的战争场面,更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才是信仰的力量。吉布森在好莱坞的演艺圈中算是另类,他拍的不少影片都与信仰有关。《勇敢的心》、《耶稣受难记》等都是获得奥斯卡奖项的影片,无论从信仰的尺度还是艺术的角度,都无愧最佳制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血战钢锯岭》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作,描述美国陆军军医道斯(Doss)因信仰不碰触枪械而让战友鄙视、让长官头痛,在冲绳岛战役中,他却拯救了七十五名战友的故事。影片中那句祷告词成为影片的主题句:Please Lord, help me get one more (主啊,请帮助我再救一个),也诠释着主人翁Doss的信仰人生,正如Doss所言:“没有信仰,我怎么活啊”。拒史料记载,冲绳岛战役血腥异常,日军伤亡超过十万,美军也超过八万。可见处在强弩之末的日军战斗力竟如此之强悍,亦可以想象中国八年抗战之艰苦。见到国产抗日神剧“手撕鬼子”的镜头,我真的怀疑这导演有没有上过小学。

信仰与暴力,爱情与战争在西方的文艺作品中常常被拿来做戏剧冲突的要点。在战争时期,人们已经无暇再谈及信仰,价值观立刻转化为民粹主义。为保家卫国,守护亲人,让自己和战友活下去,可以说是不择手段,而这种血腥的杀戮都会被冠以爱国主义英雄的美名。但从信仰角度来看,在上帝的眼里,这些都是恶行。在《血战钢锯岭》中,男主角Doss,也许是这个世界上,为数不多的,可以秉承圣经诫命,无论环境如何,都不曾妥协、不曾违背自己信仰的人。虽然信仰没能改变战争,但也没让环境改变自己。信仰这东西,说多无益,关键还在个人的见证,而信仰值得尊重之处,就在于活出来的一种执着!

影片中有三个镜头想与大家分享:

镜头一:军营中

在应招入伍的军营中,Doss因恪守圣经原则,坚决不碰触任何武器。这引起战友和长官的不满和气愤。一次,他在军营中读经,一位战友夺过他手中的圣经,并打了他一巴掌,挑衅地说:“圣经不是说打左脸给右脸吗?让我再打你那一边”,Doss却默默忍受这种羞辱和挑衅。又一次,因Doss的失误,全连受罚,大伙气愤趁晚上睡觉的时候将Doss痛殴。但当长官调查谁打他的时候,Doss却说:“没有人打过我”,让那些打他的人也惊奇 – 他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宗教怪物。

怎样在一种不信的环境中持守自己的信仰而不同流合污?这也是今天我们基督徒所面临的问题,在所谓“后现代”的今天,信仰被人嘲笑、鄙视甚至攻击。我们看到教会步步退守,很多的大宗派向同性恋和世俗妥协,曾经在欧美社会被大众共同持守的信仰,今天却被吓得不敢出声,以致看到“Merry Christmas”被改为“Happy Holiday”、一男一女的神圣婚姻被糟蹋成男与男和女与女的可耻之事。但影片中的Doss不正在给我们这些软弱的基督徒一个美好的示范吗?尽管环境恶劣,但Doss每日读经却不曾停止;尽管被人羞辱,却持守信仰不让上帝遭羞辱。Doss做到了,也征服了那些不信的战友和长官。

镜头二:出征前的祷告

第一次出征钢锯岭时,Doss的连队被鬼子击溃。Doss只身留在战场上救助伤员,他凭着持续的祷告和坚强的毅力,救出了75位战友甚至受伤的日本兵。每当他将一个个身躯残缺的战友送出战场后,他即返回战场寻找更多的人。“Please Lord, help me get one
more”,他就像得到了上帝的旨意,疯狂地穿梭在敌军占领的高地上,捡回一条又一条残缺的生命。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个被战友们戏称竹竿和胆小鬼的士兵,在战场中作出如此惊人举动?一切都归结于信仰,这也是影片想表达的内容。这信仰的力量,让他这个不持武器,只救人不杀人的卫生兵成为战场英雄,受到全军将士的尊敬。

第二次的冲锋前夕,长官对他说:“那些士兵的信仰也许不像你信的那样,但他们相信你所信的。你在钢锯岭上所做的就是神迹,而我们大家需要这神迹。”于是,在第二天出发前,大家都要等着Doss祷告结束才能出发,为此耽误了上级规定的时间,当上级询问时,上校回答:“我们在等Doss为我们祷告”。

镜头扫过站立在悬崖边手持圣经闭目祷告的Doss,也扫过列队出征的战友们,他们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祷告中的Doss背影上,那目光带着期待、依赖和仰慕。Doss此时的身影犹如为以色列人代求的摩西,成为战友们的中保,因为每个人都知道,自己下一秒钟的生命,可能就要靠Doss来挽救了,而Doss祈求的却是神的大能。毕竟人在这一刻,求生的欲望超过其他,而Doss的信仰成为众人的期盼,这信仰终于让全连人信赖,让所有人意识到自己的误解与偏见。这让我想起《约拿书》中的一幕:当海上起狂风,船要下沉的时候,大家各自祷告自己的神,但都无济于事,于是船长在舱底找到约拿说:“起来、求告你的神、或者神顾念我们、使我们不至灭亡(拿1:6)”。或许吉布森刻意用这镜头表达信仰的力量,也许吉布森的脑中出现过摩西和约拿的形象。总之,这一刻,Doss成为战友们的拯救者,战友们好像一夜之间也有了信仰,其实他们的信仰就是Doss本身,而对Doss来说,不过是恪守心中的信仰罢了。当大多数人在战争的环境中放弃信仰拿起武器杀戮时,只有令人尊敬的Doss,坚持不碰武器,手握圣经。只能说,用信仰做武器的人,不想成为英雄都难。而这种另类的战斗英雄,不是因为杀戮,而是因为拯救。

在一个不信的环境中如何见证主的大能?让我们切记保罗的话:“我们四面受敌、却不被困住.心里作难、却不至失望. 遭逼迫、却不被丢弃.打倒了、却不至死亡.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、使耶稣的生、也显明在我们身上。”。(林后4:8-9)在影片中Doss做到了,但愿你我从Doss的身上学到这个功课。

镜头三:“我的圣经,我的圣经……” (My Bible, my
Bible……)

当Doss随部队再次冲上钢锯岭时,战斗进展顺利,鬼子们成片被击毙(十分刺激并爽目,堪比“手撕鬼子”的神剧)。一批鬼子举白旗诈降,当美军松懈的时候,突然投出手雷,Doss为掩护战友,用手打掉一个,再用脚踢走一个,这个手雷刚刚离脚就突然爆炸,Doss腿部受伤被战友抬上担架,在撤离战场的路上,Doss发现圣经不见了,就大喊:“My Bible, my Bible……”,护送他的一个士兵听到后犹豫了一下,马上说:“好,我给你取回来”,于是他又一次返回战场,为Doss找回那本圣经。这里与头一个镜头成为显著对比,在军营里那个镜头中,战友耻笑Doss读经,将他的圣经夺去,而在此处,战友却为了替Doss找回圣经,不惜冒死返回战场。信仰改变了一切,美好的见证让不信的战友也对圣经的态度180度大转变,他们知道,此刻他们的生命不是靠手中的武器,而是依赖Doss的拯救,而Doss的武器就是圣经,一个战士不能失去武器,一个基督徒不能失去圣经。遵从信仰,上帝就会赐给你力量。Doss自己也仿佛加注了“主的光环”,被上帝所庇佑,赤手空拳也能在战场救人生还。弟兄姊妹们,有信仰真好!有信仰的人被人信任甚至依赖。因为你的坚固持守,信仰的力量会让你发光。而所有人也会为你的信仰所感动!

“Please Lord, help me get one more” 这是Doss的祷告,我们软弱,求主帮助。我又想起那年在Rick Warren 牧师的培训营中,他讲过他父亲弥留之时的故事,当他这位曾也是牧师的父亲临终前的时候,反复念叨一句话:“Get one more for Jesus” (为耶稣再多救一个)。今天借着电影主人翁Doss的见证,再次提起这句话,也激励我们这些软弱的基督徒,在这个不信的世界中,发光做盐,为耶稣再多拯救一个灵魂。^(The End)